大发PK10-首页

小主人议事厅:支持儿童参与评价

小主人议事厅:支持儿童参与评价

小主人议事厅:支持儿童参与评价

德国教育家马丁·布伯认为,世上的儿童有参与做有意义事情的原始渴望,参与是儿童内在的发展需要,是内心冲动的外在表现。让儿童参与教育评价不仅体现了对儿童主体性和参与权的尊重,也能帮助教师在倾听儿童想法的基础上,分析、反思幼儿园教育中存在的问题,调整教育策略。以溧阳实验幼儿园实行的“小主人议事厅”为例,它不仅能引导和激发儿童对周围人、事、物的关注,培养其社会责任感,而且给儿童提供了验证和实现自己想法的机会,是鼓励并支持儿童参与教育评价的一种有益探索。

“小主人议事厅”是由儿童主导的评价

“小主人议事厅”最初是作为一次公开教学观摩活动的名称被提出来的,该活动的设计灵感源于教师在观察户外玩沙游戏时发现的问题。在玩沙时,教师经常听到一些孩子轻声抱怨活动时的种种不方便,比如,玩沙的工具太少,玩的时间太短,沙池的活动空间太小等。

为了营造畅所欲言的参与氛围,教师将活动的现场设计成“小主人议事厅”,赋予孩子们幼儿园小主人的角色,来评议玩沙游戏。整个教学活动包括“看一看,议一议,画一画”三个环节:教师播放了平时拍摄的孩子们议论沙池的视频,与孩子们一起讨论:“目前幼儿园的沙池存在哪些不足?”“怎样改造才能让玩沙游戏变得更有趣?”请他们以合作的方式将沙池改造的设想画出来,并在分享交流中体验解决问题后的成就感。

活动结束后,参与观摩的同行们对教学活动进行了评议。大家一致认为,“小主人议事厅”创设了一种尊重儿童的心理氛围,加上所讨论的事情又与儿童自己的生活密切相关,儿童参与讨论的积极性高,思维活跃,有创造性。另外,在“小主人议事厅”活动中,教师珍视来自儿童的想法,鼓励儿童参与对环境的评价和改进。这不仅体现了教师“以儿童为本”的教育理念,同时也体现了教育评价观的转变。

以往幼教机构为了改进服务质量,一般会收集来自专家、教师和家长口头或书面的评价信息,但这些信息往往是从成人的视角对服务质量的反馈,儿童真实的看法未必有机会被倾听。即便成人能考虑到作为活动主体的儿童之需要,努力从儿童视角去评价,但由于儿童与成人思维存在差异,这种评价也只不过是“他者自我化”,误解甚至扭曲儿童的看法也在所难免。

“小主人议事厅”则是一种由儿童自我主导的评价,它不仅在一定意义上对由成人主导的评价具有颠覆性,同时也探索出了一条让成人倾听儿童对教育机构看法的途径,以及采集儿童观点的方法,使我们更好地理解儿童及其所欲求的游戏环境。此次活动后,幼儿园开始尝试通过“小主人”园本课程的建设,使“小主人议事厅”这一活动常态化。

 从“小主人议事厅”到“小主人”课程

有课程意识的教师会将“从儿童评价中发现问题,与儿童共同讨论和解决问题”的过程,转化为课程发生、发展的过程。

第一,通过观察与倾听,发现能引发儿童参与评价的事物和现象。在日常生活中,儿童经常会无意识地发出一些评价信息,这需要教师敏感地聆听。例如,午餐后有小朋友说“今天我们吃了香菇鸡腿、黄瓜炒蛋和番茄牛腩汤。这些菜我都喜欢吃,我把它吃光了。我还看到别的小朋友也吃光了,我觉得菜谱就应该是大家都喜欢吃的菜”。虽然这只是儿童无意识的评价,但教师可将“无意识”转化为“有意识”,鼓励孩子们设计调查表去调查同伴对幼儿园饭菜的喜欢程度。

当然,在日常教学中,教师也可鼓

励儿童有意识地参与评价。例如,请儿童把幼儿园中最喜欢玩或最不喜欢玩的地方拍下来,把一日生活中最有趣的事情画下来,或者请儿童以角色扮演的方式把自己在游戏中遇到的问题重现出来。应该说,教师基于对儿童日常行为的观察而收集的评价信息,以及由儿童主动表达而收集的评价信息,共同构成了儿童及其看法与经验的完整图画,成为教师了解儿童视角,就相关事务与儿童展开对话、反思和解释的文本。

第二,在理解与接纳的基础上,帮助儿童明晰问题。儿童对某些事务发表评论或评价,并不意味着他们能真正有意识地思考和解决问题。因此,教师要将所收集的儿童评价信息与更多的儿童分享,使一些本来没有被他们真正意识到的或只被个别儿童关注的问题,被更多的儿童所关注。例如,大(1)班的涛涛拍了一张幼儿园中最不喜欢的地方——戏水池的照片,这张照片引发了幼儿对戏水池的讨论。有的幼儿说“栏杆太高了,我们不能近距离观察小鱼”,有的幼儿说“有了栏杆,我们就不能进去玩打水仗的游戏”……讨论结果是,大家一致认为当务之急是要把水池的栏杆去掉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